□本報記者丁國鋒馬超
  調查原因:有媒體報道稱,江蘇省江陰市警方帶人搜查企業老總辦公室,老總家屬控警方違法搜查。
  調查發現:涉案企業老總因涉嫌騙貸7.8億元被檢察機關提起公訴;涉事一企業董事長稱,被訴老總曾炮製他人騙貸近8億元跑路假新聞,試圖轉移視線。
  2014年11月24日,有媒體整版報道了“江蘇一企業老總涉經濟案件 監控拍下警方帶人搜查其辦公室 老總家屬控江陰警方違法搜查”一文,隨後網絡上直接將標題引述為“江蘇江陰警方帶無關人員搜查被監控拍下”,引發大量轉載關註,江蘇省江陰市公安局隨之被推到輿論的風口浪尖。
  文中涉及的被檢察機關以涉嫌職務侵占、騙取貸款、挪用資金、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提起公訴的江蘇融泰石油科技股份公司原總經理馬靈,究竟是否涉嫌犯罪?文中涉及的“江陰當地商人許某”究竟有何背景?諸多謎團吸引了江陰當地不少群眾的目光。
  《法制日報》記者近日前往江陰採訪調查瞭解到,文中被指被警方帶去搜查的“無關人員”系許某公司人員;被隱去真實身份的“商人許某”,則是當地民營企業江陰市城鎮建設綜合開發有限公司董事長許才良;江蘇融泰石油科技股份公司實際由城建公司投資成立,並非報道中所稱系“無關人員”。
  令人驚愕的是,2013年6月,一篇名為《江陰再現老闆跑路 涉工行華夏等5家銀行近8億資金》的報道在多家網絡媒體刊發,文中涉及的“跑路”老闆,就是前述媒體報道的“許某”——許才良。
  據許才良介紹,製造他“跑路”謠言的幕後人物,就是目前已被檢察機關提起公訴的馬靈。從獲得老闆許才良信任,並實際掌控融泰公司,到涉嫌利用職權大肆侵占融泰公司1345多萬元,再到利用虛假合同報表,涉嫌騙取工商銀行、廣發銀行、大連銀行、華夏銀行駐當地機構和江陰農村商業銀行等共計貸款7.8億元,再到事情即將敗露而一手炮製假新聞,企圖轉移視線並逃往境外,併在逃離當天被警方抓獲——這起大案背後的情節,猶如上演了現實版的大片《無間道》,跌宕起伏、讓人震驚。
  老總被訴涉四宗罪
  江陰市人民檢察院起訴書顯示,馬靈目前涉嫌犯四宗罪,其中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犯罪還牽涉追究其他直接責任人員的刑事責任。
  檢察機關指控,在挪用資金部分,2012年下半年,馬靈多次到澳門賭博,並通過他人擔保換取籌碼,分兩次共輸掉800萬元港幣籌碼,摺合人民幣583萬元。在被人催討賭債過程中,馬靈指使融泰公司財務人員分兩筆先後匯入相關銷售賬戶,並通過虛報入賬方式挪用。此外,2011年4月,馬靈以個人名義在香港開設融泰(香港)公司,並以公司名義將香港一處房產抵押,向香港匯豐銀行透支貸款400萬港元、透支600萬港元,因銀行需要保證融泰(香港)公司賬戶不少於20萬港元,他又指使江蘇融泰公司財務人員向匯豐銀行匯款20萬港元。
  在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部分,2013年3月,為了583萬元賭債的平賬需要,馬靈在無真實貨物交易情況下,通過江蘇豐城軒貿易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31份,價稅合計340萬元,稅額494016.96元。
  據指控,在職務侵占部分,馬靈利用擔任總經理職務之便,在採購鋼管過程中要求銷售公司將預付款取現1000萬元,並協商以每噸加價800元方式予以歸還。後銷售公司先後5次以馬靈名義開辦的存摺或本票將1000萬元交給馬靈。其間,他還先後將家人機票入公司賬報銷,合計45930元。
  起訴書顯示,在騙取貸款部分,馬靈從2008年至2013年3月間,為使融泰公司獲得貸款,指使財務人員製作虛假財務報表、審計報告、銷售合同等提供給銀行,並以另兩家公司為貸款平臺,先後7次共騙取貸款合計7.8億元,至今有7.3億元尚未歸還。在這些貸款中,中國工商銀行臨港新城支行涉及4.9億元,至今分文未還;向江陰農村商業銀行騙貸6000萬元至今未還;向華夏銀行無錫分行騙取1億元至今分文未還;向廣發銀行無錫城東支行騙取8500萬元貸款,其中歸還2500萬元;向大連銀行上海支行騙取5000萬元貸款,其中歸還2500萬元。檢察機關指控,被告人馬靈在騙取貸款中起主要作用,系主犯,應當按照其參與全部犯罪處罰。
  逃跑前被警方抓獲
  “他很聰明,腦子很好,但沒有用在正道上,搞歪門邪道確實是天才。”如今同樣處於輿論風口浪尖的許才良說,自己和馬靈之間的故事,可以寫成一本暢銷書,拍個電影也會很叫座。
  2005年,時年35歲的馬靈遇到處於事業巔峰期的許才良。“我當時也很累,希望有個總經理助理管管財務,馬靈來後通過利用城建公司資產抵押,做成了幾筆貸款,取得了我的信任。”許才良回憶說,2007年投資成立融泰公司時,考慮到融資方便,我不能做法定代表人,我老婆也長期在國外帶孩子看病,就讓馬靈做了法定代表人。
  據許才良介紹,其間,凡是許才良派去的財務人員和經理,都被馬靈逐步更換,公司股東也逐步被更換。“他在我面前反覆說誰誰誰貪,幾個人被我逼走,甚至還掀了桌子,現在想來很難過,也很對不住他們。”許才良說,為持續獲得他的信任和為融泰公司貸款擔保,從2010年起,馬靈通過製作虛假報表,一直向他虛報產值,實際生產1.1億元,馬靈會拿出報表說有11億元產值。
  一次偶然機會,許才良聽到自己一個親屬說起,親屬所在單位做一個700多萬元的配電箱,馬靈從中拿了150萬元。“我提出審計,但馬靈說不相信他就走人,我因此舉棋不定,也希望他註意改正問題。”許才良說。
  據江陰城建公司一位資深股東回憶,馬靈為了通過辦假離婚把股份轉入老婆名下,曾經找到當時擔任公司法律顧問的律師曹志才,被一口拒絕。之後,馬靈就更換了公司法律顧問,找到年輕律師胡躍年,並推舉胡躍年成為公司獨立董事。
  “馬靈發佈謠言說我逃出國了,我一沒帶錢離開,第二我的手機一直開機,一直和國內保持聯繫,第三我曾經是飛行員,老婆帶孩子20多年,現在患了腎癌,我感覺對不住她,就安排在美國治療,誰知我剛走,國內媒體就說我逃跑了。”許才良透露,馬靈自己將部分贓款3800萬用於在香港購買豪宅,逃跑前在辦公室燒毀了大量財務憑證和文件,很多資產轉移情況目前調查十分困難。
  《法制日報》記者採訪瞭解到,在接到馬靈涉嫌犯罪報案後,公安機關於2013年3月27日將馬靈刑事拘留。而就在當天,馬靈全家已購買了從上海飛香港的機票。
  記者瞭解到,馬靈手下財務人員被抓獲後,曾向公安機關表示,向銀行貸款期間所使用的所有報告均系複印件,財務數據都是在放貸銀行工作人員指導下完成的。
  據瞭解,馬靈案發時,江陰城建公司就因涉及為融泰公司巨額貸款擔保而被銀行查封,資金鏈完全斷裂。“銀行漏洞百出,難道不該承擔法律責任麽?”許才良說,“我現在身上連幾萬元都拿不出了,家也不能回,將案情全部攤在陽光下,我什麼都不怕,只希望有關部門能夠公開、公平、公正、依法處理馬靈案件。”
  多家銀行行長被舉報
  “許才良是我兒子公司的實際出資人,但整個公司都是我兒子在管理。他現在跟我兒子有利益衝突,所以就想辦法把我兒子抓起來。所謂的馬靈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都是許才良事先預謀策劃好的。”馬靈的父親馬忠華在位於江陰市黃龍二村的家中面對記者採訪時說。
  從媒體報道的內容看,馬忠華曾翻閱案卷並和律師交流,但當記者提出想查看一下馬靈案卷材料時,馬忠華卻說:“現在手上沒有,如果要看的話需要找律師。”馬忠華解釋說:“這個案子的律師是北京的,他全權負責,你要看可以找他。”
  對於江陰警方帶4名“無關人員”搜查馬靈辦公室問題,江陰市公安局有關負責人表示,相關情況仍在調查處理中,但可以明確一點,如果涉及搜查、查封過程中確實有辦案人員存在程序問題,那這個證據效力將可以排除,警方將圍繞證據問題重新取證。
  江陰市檢察院有關負責人則介紹,馬靈刑事案件已經向法院提起公訴,但由於案情複雜,目前尚未正式開庭審理。隨後,記者來到江陰市人民法院瞭解到,該案的確還沒有開庭,至於什麼時候開庭,尚未可知。
  而對於案件提及的相關銀行是否存在違規發放貸款問題,記者採訪了工商銀行江陰支行(江陰總行)、江陰市金融辦。
  記者瞭解到,在江蘇融泰石油科技股份公司近8億元的銀行貸款中,有4.9億餘元是從工商銀行江陰臨港新城支行貸得。記者來到江陰市金融辦,試圖採訪金融辦主任顧平,敲其辦公室門無人應答。隨後,記者撥通了其電話。“馬靈這個案子我知道,這個事情你可以向公安機關去瞭解,公安接手以後我們就沒有再過問。銀行發放貸款是否違規,這個主要是銀監會在監管,我們只是協管,你可以向他們瞭解情況。”顧平在電話中告訴記者他在出差,不便多說。
  “在這件事情沒有水落石出之前,我不能接受你的採訪。我無可奉告。”面對記者採訪,工商銀行江陰支行副行長陳新直接予以拒絕。隨後,不管記者問什麼,陳新都閉口不答,沉默以對。在沉默了數分鐘後,記者只得無奈離開。
  發稿前,記者獲悉,江陰市城鎮建設綜合開發有限公司已經正式向北京市司法局、北京市律師協會、江陰市人民法院舉報馬靈案辯護律師,指其收取馬靈律師費近百萬元,並擅自泄露刑事案件案卷材料,帶有選擇性地誤導媒體,企圖給法院審理工作帶來諸多不利,給舉報人造成惡劣社會影響。
  此外,江陰市城鎮建設綜合開發有限公司還向江陰市公安局、江陰市檢察院舉報江陰當地多家銀行行長收受賄賂、濫用職權,違法發放貸款。
  (原標題:江陰一企業老總被訴騙貸近8億元)
創作者介紹

2501

io35iotpf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