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家全
   東莞。馬年之初,引爆國內新聞媒體與社交網絡的重磅話題是這座所謂中國“性都”的南方城市。
   幾年前,一部網絡小說《在東莞》曾讓當地警方為“捍衛”城市形象而大動干戈;城市英文名早已登上了西方主流媒體,主要不是因為它是中國製造業重鎮,而是那個別名。
   央視周末關於東莞色情業的報道實在不能算是真正的新聞,不過還是引起了躁動。
   在許多人質疑媒體“重口味”報道聲色場所的同時,社交網絡上“東莞挺住”的呼聲不絕於耳,由此引來網友戲謔:“東莞地震了?”
   憤怒的理由之一,是媒體曝光侵犯了作為“弱勢群體”的“小姐”。
   卷入查處行動的那些女子聽了這些“打抱不平”的話會感激涕零,但對“小姐”的同情實不能遮蔽了對“老鴇”的嫌惡。
   中國文學中不乏文人騷客與青樓女子的“粉色回憶”,但憐香惜玉的心態甚至為紅顏知己贖身的意氣,想必也解決不了這個社會問題。
   與憤怒之聲同時出現的,是賣淫合法化的論調。按照實用主義的邏輯,合法化可能會在某種程度上減少法律與現實間的衝突;可是,能否讓那些女子擺脫弱勢,還是個問題。
   即使賣淫合法化,似乎也很難“陽光化”。賣淫總歸很難說是什麼光彩的職業,“笑貧不笑娼”只不過是說辭而已。
   還有一種說辭,認為“存在即合理”。即便如此,我們也不應對這種“必要之惡”心安理得。
   坊間傳言,聲色場所對東莞的經濟貢獻率了得,解決了許多人就業,等等。如此這般,東莞“娼盛”的背後,的確值得深挖。在全國推行經濟的綠色轉型之時,東莞去“黃”已勢在必行。
   一位自稱在鞋廠老闆捲資跑路後,因生活所迫墮入風塵的名叫“娟”的女子,去年接受英國《每日電訊報》採訪時說:“我寧願在鞋廠工作,至少在那裡我可以靠雙手過活,而在這裡,我得靠自己的身體。”
   對於一座城市,靠弱女子的身體,終歸是挺不了多久的。  (原標題:東莞靠什麼挺住?)
創作者介紹

2501

io35iotpf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